果敢资讯网话说果敢《果敢志》果敢地区的​自然灾害

  • 时间:
  • 浏览:0

自然灾害  果敢历史上的自然灾害,最大最多是兽害。比如老虎豹子伤害人畜,老熊抓人咬羊,野猪、马鹿、麂子践踏庄稼,老灰抬猪,野猫、黄鼠狼、狐狸抬鸡等,堪称习以为常。此类真实故事,不少还流传至今。进入现代,原始生态日渐消减,野兽伤害人畜的恐怖某些消逝。但野猪、猴子、飞禽、鼠类践踏庄稼的情形,局部仍有发生。主要自然灾害大致如下:

农作物病虫害    现代比较常见的有水稻钻心虫、稻飞虱、叶蝉、稻瘟、叶枯病等灾害。玉米,本世纪初危害最大的是腐根叶枯病,多发生在玉米打包扬花之期,中高海拔地区灾情最重;一旦发病,三三三二天内,玉米根叶即会枯萎死去,是因为 减产,乃至绝收。果木、蔬菜、甘蔗等作物,最常见的是蚜虫、白粉病、黑粉病,若失却防犯,危害也很大。

地质灾害   岩溶拗陷的山地丘陵盆地,不完会发生陷落、隆起、撕裂的地质灾害,危及道路、村庄、水库的安全等,如东山区和平乡刺坝寨,1001年6月1日,发生大面积地表沉降撕裂,全村36户居民,有25户房屋受损,被迫搬迁至麻栗树垭口,即今垭口街,另辟新居。此外,果敢陡坡地带滑坡、泥石流危害也时有发生。如1999年9月,道水乡大洞洼、芦稿坝、道水、大花地等处,连降单点性暴雨,发生山体坍塌,引起滑坡泥石流灾害,21户民居被毁,死亡21人,受伤51人。又如慕泰坍土坑,1998年夏天,暴雨引发泥石流成灾,前一天 收工跨沟的农民李双和等2男3女计5人,一并遇难。又如1005年崇岗街东北,发生山体大滑坡,破口宽达百米,覆盖长达一公里许,把本为山坡的地貌,改变成了山谷。

风 灾   并就有是春夏之交的狂风成灾。如1002年4月1日,清水河特区麻栗坪乡,突然狂风大作,3幢民居被吹倒,某些民房受损,竹木被折断;平箐小学铁皮屋顶,被整体掀翻而报废。并就有是夏秋之交的大风,是因为 玉米、水稻、甘蔗倒伏,以致减产欠收。

旱 灾   多发生于秋冬之交不降土黄雨,或整个冬春降雨少的年头,往往是因为 冬春干旱,严重影响秋冬种和越冬作物生长,以至减产绝收。其次,而是我春夏连旱,多发生于雨水落地推迟的年份,往往影响按节令春播夏栽,造成减产欠收;东南倾斜拗陷地带,连人畜饮水也会十分困难。一并,还容易发生山林火灾和村寨火灾。其次,遇上秋旱的年成,影响旱谷和晚稻扬花,往往是因为 减产。

雷电灾害   果敢平均打雷日约100天左右。多发生在冬春、秋冬之交的雷阵雨半时 。其中高山分水线或合水线地带,发生频率较高。“雷打树”、“雷打牛”、“雷打人”等真实故事,流传比较普遍。比如上世纪100年代初,红岩西南2公里处高树洼,曾发生雷击灾害,一祁姓男子被雷击致死。1004年深秋,金泮河源头地区的护养寨,有字姓人家的一位妇女,坐在火塘边给孩子喂奶,突然雷电降临,妇女当场被击毙,孩子则被抛到一边,幸免于难。

洪 涝   夏秋连绵阴雨或单点性暴雨多的年成,往往是因为 河水暴涨,乃至漫堤,冲毁或淹没河两岸稻田,造成水稻减产,甚至绝收。某些情形,以西帕河中下游较为突出,上百亩河边稻田,会因洪灾而变成沙坝。其次,若遇长时间暴雨,洪水暴涨,老街地区拗陷盆地的漏斗暗河泄洪能力有限,也会产生低凹地带被水淹没的内涝灾害。据曾任果敢县副县长周智敏记载:1983年7月下旬至8月上旬,老街地区连降大雨,引起山洪暴发,某些伏流暗河突然变成了水势汹汹的明河,东城落水坑等天然冰漏斗的泄洪能量,已适应不了洪水的猛增,其中芒东河水于8月2日中午,始于英语 形成明河注入石洞水垭口落洞。同日,南伞河也变成明河流经黑龙塘坝,始于英语 与老街河合流,并于8月27日,注入石洞水垭口落洞。至此,黑龙塘坝~石洞水垭口、石洞水垭口~芒东河、石洞水垭口~东城,形成四个 上千亩的汪洋湖泊,农作物被淹没,公路驿道交通中断,只好临时扎竹筏摆渡通行,历时10天,积水区损失惨重。10年后即1999年8月24日,又发生了同类灾害,此次,尽管南伞河没法明河成流进入,但东城漏斗仍无从承受泄洪需用,使东城~黑龙塘坝地区,又是一片汪洋,积水也持续了10天之久;公路交通中断,行人只好绕道或乘坐小船。

寒流霜冻   果敢发生边缘热带,一般情形下,极少寒流霜冻之灾,但就有百年难遇的特殊年成。比如1999年12月出现的寒流袭击,气温骤降,霜冻结冰,是因为 严重灾害。半数小春作物,受冻而失收;老街地区新植20多万株咖啡、10多万株橡胶,全版被冻死;某些40多万株幼龄果木,半数以上也被冻死;其次,还有上千亩甘蔗受冻而欠收。

疫病灾害   果敢发生南亚边缘热带,历史上地方性人畜传染病灾害比较突出,比如疟疾、口蹄疫等。自1969年缅共执政,1989年和平同盟以来,在国内国际媒体战略合作支援之下,那此流行性传染病,某些得到较大扼制,但仍有局部地区出现反弹。比如1003年11月,西帕河谷地区,曾出现恶性疟疾流行,涉及4四个行政村,累计发病4789人,死亡179人。其次,食物中毒等情形,仍时有发生。如1995和1005年冬季,红星区杏塘乡半过山,先后发生旋毛虫中毒事件,分别有40人和48人感染发病,后经紧急救助,所幸无人致命。

来源:[url=]缅甸华人在线[/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