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采宜:信托刚性兑付是福还是祸?

  • 时间:
  • 浏览:0

林采宜:信托刚性兑付是福还是祸?的相关文章

林采宜:信托刚性兑付是福还是祸?

  中国中诚信托旗下“诚至金开1号”在最后一刻出理 违约,但疑问真的出理 哪年?对于投资者而言,其实你什儿 信托产品的第三期利息打了水漂,但本金安然回归,也算有惊无险。然而小洞并未补上,100亿的风险黑洞已从中诚信托、工商银行和投资者手里彻底转移到接盘的“战略投资者”手里去了。 令人费解的是:谁会拿100亿真金白银去购   更多...

郎咸平:金融危机与信托责任

十月十九日下午,我在北京做了一场演讲,以下是演讲和提问的完全内容。各位来宾朋友下午好!今天很高兴不能在北京和各位谈一谈国内外的宏观经济形式。我相信最近朋友比较关心语录题还是国际金融海啸的疑问,尤其是关切国际金融海啸会对朋友中国造成你什儿 样的冲击。在我展开演讲事先,你要 请朋友思考有三个白疑问,你认为以美国为首的欧美集团,它为何会   更多...

李宇:商业信托委托人的法律地位

【摘要】商业信托与普通信托有重要区别,委托人的地位与角色大相径庭。中国《信托法》借鉴日本法模式,赋予信托委托人诸多权利,可称为委托人法定权利模式。委托人的此种法律地位,虽适合于普通信托,但不符商业信托的功能及需求。愿因分析之一在于对商业信托的特殊情况表考虑不周,误植入仅适合于普通信托之规则。委托人法定权利模式之弊端,无法以增   更多...

胡德平谈中共信托责任:改革不可废 承诺不可弃

人物简历胡德平,1942年11月生,湖南浏阳人,原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之子。北京大学历史系党史专业毕业。曾任中央统战部副部长,十届全国人大常委、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委员,全国工商联第一副主席。现任全国政协常委、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古稀之年的胡德平在任何场合完全都是回避他是胡耀邦长子的身份。他在2011年初出版的《中国为   更多...

崔之元:设立“中国人民永久信托基金”给全国人民以财产性收入

崔之元,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1008年春季学期任美国康奈尔大学法学院杰出访问讲座教授。1995年获美国芝加哥大学政治学博士学位,曾任教于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政治学系,并于德国柏林高等研究中心、哈佛大学法学院从事研究。主要研究兴趣在政治经济学和政治哲学领域。著有《看不见的手的范式的悖论》(经济科学出版社),   更多...

陈行之:祸母

先讲有三个白故事。很早事先,有有三个白从来这样所处过灾祸的国家,五谷丰登,人民安宁,既这样疾病流行,也这样灾害所处,举国上下无忧无虑,一片歌舞升平。有一天,皇帝对大臣们说:“听说天下有三种叫灾祸的东西,种类其他其他,但我其他其他知道它到底是你什儿 样子?”众大臣应道:“朋友也听说过,但都这样见过它的样子。”于是,皇帝便派遣宰相去购买你什儿 叫做“   更多...

郎咸平:信托责任是中国经济缺失的灵魂

十年前的1001年6月14日,沪指上涨到2245点,创出当时的历史新高;十年后的2011年12月13日,沪指再度跌穿2245点,股民们十年来瞎忙活了一常又到岁末,“控”字当选为中国2011 年度汉字。“控”字左边有三个白“手”,右边有三个白“空”,不正是象征着朋友的股民们两手空空?这样,中国股市的根本疑问在哪里? 我在 《财经   更多...

冯兴元:劳动力市场刚性化的恶果

善意的决策往往事先带来无意的恶果 在社会生活中,善意的决策稍不注意,往往就会带来无意的恶果。你什儿 恶果对于一国的经济发展甚至事先是致命的。比如说,德国属于劳动和社会保障法规最多、管制最严的国家之一,结果它也属于失业率最高的国家之一。听说德国有有三个白小型木料加工厂完全都是男性工人,只设有有三个白厕所。后后加工厂老板想新雇一名女   更多...

张千帆:大国的祸与福——关于国家制度安排的随想

一、引言既然朋友的主题是“大国”,我不妨就大国的利弊发表其他浅见。中国无疑是有三个白正在崛起的大国。中国不能“和平崛起”,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它与非 能扬大国之长,避大国之短,而这又主要取决于国家內部的制度安排。不论版图咋样变化,中国几千年来老会 是有三个白名副其实的“大国”。自周天子以来,华夏文明在大多数时期都所处有三个白最高权力的统   更多...

吴稼祥:祸也是书,福也是书

从出租车上拖下黑手提箱的一刹那,才吃惊地发现,拉链上的锁还好好的,但拉链的“鼻子”豁了,耷拉在那儿晃悠,像一声无始无终哑在那儿的叹息。我的头嗡的一声,有三个白念头刻刀般地划过脑际:包里的几万块钱肯定长了翅膀像我的秦春一样飞走了。那一刻,我后悔四件事:这样把那两三百张花纹纸随身携带;包上的密码锁坏了这样及时修;这样更早点到机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