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11”临近 电商平台商家被迫做选择题

  • 时间:
  • 浏览:0

随着今年“双11”临近,电商平台的“二选一”话题又热起来,要是我再次出先了新问題:事先,往往是一家平台“控诉”另一家平台,被控诉者沉默不语;今年,天猫、京东、拼多多等多家电商平台均主动发声,表达许多人对“二选一”的态度。有的平台说“二选一”是伪命题、是博眼球的“碰瓷”炒作;有的平台说“二选一”涉嫌垄断,绝对存在。

这是不同平台间的“口水战”,还是真实存在?记者联系到自认为被“二选一”的商家代表刘先生,听他讲述近日的遭遇。

接到“关店通知” 须做“二选一”这道题

在同意接受采访前,刘先生顾虑重重:“要是我被平台知道,你会完了。”不能在记者答应他隐去具体平台信息和品牌信息后,他才现在现在开始讲述。

“在各平台启动‘双11’预热时,甲平台与许多人对接的工作人员来电,要求许多人在5天内关掉开在乙平台上的店,不然就要对许多人采取‘措施’。”刘先生说,许多人在多个电商平台开有官方旗舰店,其中甲平台和乙平台的销量总额超过9成,不过甲平台的销量是乙平台的两倍。三个 多 多多多个平台做生意对品牌来说是件好事,不料在今年“双11”前接到“关店通知”,需要做“二选一”这道选者题。

“只给许多人5天时间考虑!”刘先生未必,且不说“二选一”并都不 是与否合理,甲平台工作人员给出的时间期限就很不合理,“许多人都不 小企业,任何决策都不 经过内部管理讨论。甲平台和乙平台对许多人都不 点儿要。接到通知后,许多人一边讨论到底要过多关店,一边派员工前往甲平台总部,希望与其工作人员当面沟通,多给些时间。没想到,甲平台工作人员避而不见。”

刘先生说,是因为时间太短,品牌无法做出“选谁”的决定,“假设许多人公司有50个员工负责电商业务,其中90个员工是为甲平台和乙平台服务的,按照2:1的销售额比例,即50个员工为甲平台服务,50个员工为乙平台服务。无论关掉哪家店,一定会影响数量不少的员工。未必甲平台目前的销售额不少,但许多人在乙平台的发展势头要是我错,放弃哪边都对许多人不利。开门做生意,为啥不能限定在三个 多 多多平台呢?”

搜索排名大跌 试图沟通得不能答复

因不能 按时关闭在乙平台的旗舰店,刘先生快一点 体会到甲平台工作人员所说的“措施”是什么。当消费者以品牌关键词在甲平台搜索商品时,排名靠前的产品均来自经销商,官方旗舰店排名很靠后,“这肯定都不 自然排序的结果。自然搜索排序是综合销量、服务、评价等各种因素得出的结果。按照许多人的经营情况汇报,应在自然搜索中排名靠前,绝不是因为在5天内一落千丈!”刘先生还试图与甲平台工作人员沟通,却得不能答复。

“流量对品牌非常重要。甲平台的自然搜索结果变成三个 多 多多,肯定影响销售。尤其在以往‘双11’活动中,一天的销量是平时三个 多 多多月的销量,许多人早就现在现在开始为今年‘双11’备货。现在甲平台几乎断了许多人的‘生路’,乙平台的生意未必不能 好,但不能 一下子消化不能 多产品,库存压力非常大。”刘先生预估,受这次“二选一”冲击,品牌在甲平台的“双11”销售中是因为会缩水9成。

取证难度不小 商家无奈放弃维权

既然认为被不公平对待,为啥不选者法律途径处理?刘先生未必“非常难”。

他解释,从自然结果看,许多人的品牌仍能从甲平台上搜索到,要是我排名靠后,“许多人未必都不 自然搜索的结果,但甲平台咬定是,后台数据都不 许多人那里,许多人拿不能证据。”此外,甲平台工作人员与品牌的交流主要靠电话,取证难度不小。

即便有媒体相互合作合同,品牌也未必举证难。刘先生承认,为了吸引更多消费者浏览店铺,除了自然搜索结果导流外,许多人也向甲平台、乙平台等各大电商平台购买流量,即花钱参与什么平台的许多活动,增加品牌和店铺的曝光率,“从事先的媒体相互合作看,购买流量的效果能直接体现在店铺浏览率和转化率(即消费者浏览后下单购买比例)上,许多人未必什么媒体相互合作是有效的。但现在,许多人店铺的浏览率和转化率明显下降,许多人认为是甲平台用技术手段阻拦流量,可许多人不承认。这和自然搜索的数据由甲平台提供一样,我说什么要是我什么,许多人不能 求证。”

此外,“双11”太忙也是无暇维权的是因为之一。“‘双11’对品牌来说就像打仗,人个都不 忙备货、物流、技术支持。今年甲平台又‘搞事情’,许多人不能加大马力做好乙平台和许多渠道的销售。至于事先,真别问我该为啥办,不能走一步看一步。”刘先生对此很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