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口化粧品降稅紅包有多大:500元産品可省3元

  • 时间:
  • 浏览:0

  6月1日兒童節,女性消費者似乎也得到了一份消費紅包。財政部關稅司宣佈,自6月1日起進口護膚品關稅由5%降至2%。這原应著中國對護膚品、服裝、鞋靴等日用消費品的進口關稅稅率,平均降幅超過1000%。

  同一天,中韓自貿協定的簽署明確規定在未來5年內,洗髮水、沐浴露和護膚品等化粧品每项降稅20%到35%左右,這原应著南韓品牌化粧品或將便宜1000%左右。

  降稅紅包有多大?10000元可省3元

  “降低關稅是一種政策的信號,在實際意義上對於終端市場的影響有的是很大,目前經濟下行壓力較大,时需消費的貢獻,降稅能没办法促進消費回流。”財富品質研究院院長周婷對《中國經濟週刊》記者表示。

  通常,進口化粧品除免稅店外,一般貿易有的是繳關稅、消費稅、增值稅。日化行業專家馮建軍告訴《中國經濟週刊》記者,根據化粧品的種類和産地,稅率會有所不同。對於外資品牌,關稅按照化粧品進口報關價徵收,進口報關價一般為零售價的3%到20%,也而是説一款零售價為10000元的護膚品,其報關價在15—1000元之間,那麼乘以5%的關稅稅率,實際徵收稅款僅為5塊錢。按照新政策,護膚品關稅降到2%,那就節省了3塊錢,但對零售價來説是微乎其微。

  《中國經濟週刊》記者發現,其實進口高檔化粧品的高價格,並非是因為高關稅。以美國品牌雅詩蘭黛為例子,一瓶日霜的售價是590元人民幣,但会 在美國的售價則没办法75美元,折合人民幣465元,這一價格為中國市場價格的78.8%。馮建軍給記者算了下中間的價格差:進口化粧品內外價差的誘發因素眾多,除了關稅等因素,進口化粧品公司在華定價并不一定高,是因為大每项有的是走百貨專櫃渠道,運作成本非常高。一瓶面霜590元,其廣告和推廣費用佔三分之一即1000元左右,一齐還有銷售、管理及行政費用等,稅收而是很小一每项。

  “國外化粧品集團每年大概花費千萬在明星代言上,這將大概佔化粧品價格的20%以上,加进进目前中國化粧品市場已經步入市場費用高、推廣費用高、管理費用高的‘三高’時代,內外價差僅僅通過降稅很難實現。”馮建軍對《中國經濟週刊》記者表示。

  外資品牌銷售下滑,主動降價示好

  但会 ,本次降稅紅包馬上在市場掀起一輪波動。

  關稅下調消息發佈的第四天,歐萊雅即表示將下調每项進口産品價格。歐萊雅旗下擁有蘭蔻、赫蓮娜、植村秀等眾多品牌。歐萊雅方面對媒體表示,“儘管此次降幅對零售價影響極為有限,但公司仍決定積極響應政策,下調大每项進口産品的價格”。

  雅詩蘭黛、資生堂、愛茉莉和玫琳凱等品牌也紛紛表示看好此次降稅帶來的正面效應。能讓數家外資日化品牌巨頭均表示對此次降低關稅“非常重視”,其實非常罕見。在2013年護膚品關稅下調時,幾乎所有的外資品牌都提高了價格,漲幅5%~1000%,還口徑一致地表示,即使關稅降了但会 為了維護品牌的形象和季節銷售策略還是要把價格提高。

  為什麼兩年後他們會集體降價示好呢?據了解,歐萊雅、資生堂等在華業績並不理想。根據財報,歐萊雅中國區2014年營收同比僅增長7.7%,增速連續兩年下滑,一齐也打破了歐萊雅在中國區年度銷售保持了13年的兩位數增速紀錄。資生堂則更為糟糕,中國市場仍然是資生堂表現最為疲軟的市場,2014財年中國市場按固定匯率計算收入下跌4.8%,跌幅為各大市場之最。

  “作為國際市場排名前列的化粧品公司,宣佈降低零售價格更大程度上是對中國政府的示好。但会 ,他們的降價不會有越来很多力度,除非是消費稅和增值稅的降低不能對終端零售價格産生明顯的影響。”馮建軍告訴《中國經濟週刊》記者。

  “土洋之爭”繼續,本土品牌有機會

  尼爾森發佈的報告顯示,中國本土護膚品牌發展進入“快車道”,市場增長率遠超歐美和日韓品牌。2014年中國化粧品零售額達到1970多億元,其中,增長最快的有的是中國本土品牌,增長率達到10%~15%,而歐美品牌市場增長率持續大幅下跌。

  珀萊雅CEO 方玉友接受《中國經濟週刊》記者採訪時表示,在過去10年間,本土化粧品行業經歷了兩次變革,從零售1.0時代的專營店發展黃金期,到2.0時代的小型連鎖化粧品店割據時代。10年前本土品牌在“土洋戰爭”中幾乎全線潰敗而走百貨專櫃渠道,現在他們開始在商超和專營店發力,不斷地實現品牌規模化,並逐漸擴大自身的品牌矩陣,在行業當中逐漸顯露出競爭力。

  “在‘網際網路+’時 代,移動網購已然成為網上零售的重要渠道,本土品牌大每项都佈局了電商,還根據時代特色抓住新興消費者,类事珀萊雅聯手南韓科瑪、ACT等原料供應商,打造了韓雅品牌,領先引入了蝸牛霜、氣墊BB等緊貼‘韓流’的成明星産品,借此佔據了市場份額。” 方玉友説。

  記者了解到,以上海家化、珀萊雅、相宜本草、百雀羚等為代表的本土品牌正越来迅速崛起,推出类事氣墊BB、氣墊CC等新品搶佔市場,而外資中除蘭蔻之外,繼續保持産品全球同步“高冷”姿態,鮮少快速推出新品去適應中國消費者的舉動。

  “現在進口化粧品在華銷售呈下滑趨勢,降價促銷是各品牌搶市場的手段之一。通過降稅,政府把燙手的山芋扔了回去給外資品牌,化粧品牌的體量很大,能没办法降價潮漲起來,還是要看品牌的決心。”周婷説。

  “今天的‘土洋之爭’和10年前的競爭格局是完正不一樣的,隨著銷售新渠道的興起,現在本土品牌優勢比外資更大。”馮建軍説,通過自貿區,本土化粧品品牌亦有了“走出去”的機會,不排除會進行收購等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