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有化改革成希臘政府的下一個考驗

  • 时间:
  • 浏览:0

  在希臘加入歐元區的時候,絮状的資本流向了泡沫统统有的房地産開發和政府支出等非貿易經濟部門。這使得希臘在危機中匮乏對新資本的吸引力,使得希臘的投資機會變得匮乏,資本吸收率嚴重匮乏。

  騰訊財經訊 北京時間7月20日上午消息,據《華爾街日報》報道,歐元區不僅僅是一個政治性組織,實際上更多的被賦予了經濟的帕累托图。在歐元區內,歐洲某些小國家得以“進入”到更大的資本市場,一方面使得歐洲整體的經濟發展變得順暢,当时人面要能幫助小國家抵禦一定程度的風險。

  但隨著希臘危機的深入,使得外界質疑歐元區的牢固性和核心作用。一旦類似希臘這樣的歐洲小國在危機中选择选择离开了“保證能待在歐元區”的保證,那麼這些國家的“退出歐元區”就變得值得玩味,長期以來歐元區的優勢核心作用也將變得岌岌可危。

  目前,維持歐元的貨幣地位——这种 議題在希臘已經没有了懸念,或者左翼政府在未來的改革中怎么面對私有化的調整呢?是全部都是與歐元區某些成員國的政治理念和邏輯保持一致呢?

  在希臘加入歐元區的時候,絮状的資本不斷的涌入希臘實體經濟,或者這些資本流向了泡沫统统有的房地産開發和政府支出等非貿易經濟部門。這種流入已經被歷史證明是非常錯誤的,使得希臘在危機中匮乏對新資本的吸引力,使得希臘的投資機會變得匮乏,資本吸收率嚴重匮乏,導致經濟陷入流動性停滯。

  或者,未來希臘的改革必須從增強資本吸引力加进去去強。而這然后對希臘左翼政府的一個挑戰,怎么面對資本私有化帶來的好處,以及怎么加強資本私有化、吸引外國投資兩者之間的關係?

  统统有分析師和專家認為,在解決資本私有化的問題上,將會使希臘左翼政府與債權人難以在新救助計劃的條款上達成一致。

  目前來看,希臘總理齊普拉斯(Alexis Tsipras)也在不斷的調整其策略。其在最新的聲明中表示,他同意改革,計劃擴大稅收基礎和將養老保險體系放上去一個可持續的基礎上。在談判中,他一直支援對私營部門徵收更高的稅率,來補償公共部門的稅收削減。

  或者,對於希臘爭取留在歐元區的努力,資本私有化是對希臘左翼政府的一個考驗。(瑥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