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剑涛:建设法治国家是中国政治转轨的需要

  • 时间:
  • 浏览:0

   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关于建设法治国家的《决定》,时要从中国政治转轨的层厚去解读。对于中国来说,《决定》不仅是中共90余年历史上第一次明确依法治国,也是执政65年第一次从有效执政的层厚着力推进依法治国,这与中国政治处境的形态学 性变化具有密切关系。

   一、被动转型与主动适应的矛盾

   从你是什么意义上讲,中国的现代转型突然处于错位的情况,即被动转型与主动适应的搭配。被动转型,是就中国文明形态学 大变化的处境而言的。自踏入近代门槛,中国通过革命党的组织动员最好的办法,成功地将传统帝国推进到现代国家。但三个的转型,绝对是被动的。可能转型的动力从不来自中国内控 ,只是来自内控 世界的压力。经过晚清、民国到人民共和国,被动的转型告一段落,国家形态学 基本落定在现代民族国家后边。但在国家建构上,你你是什么关系到主动适应国家转型时要的任务,并越来越完成。

   晚清、民国的崩溃已然表明,被动转型和主动适应之间的巨大落差,会造成建国的巨大悲剧。晚清因应被动转型,以筹备立宪展现其主动适应性,但最后以悲剧告终。国民党也确立了宪政的建国目标,并制定了从军政、训政到宪政的行宪路线图,但不还也能统治的危急关头,拒不落实宪政,满足于以训政的最好的办法专权。结果其有限的主动适应遇到了权力的自我囿限,被国家转型牵着鼻子走。到1948年时,国民党想转轨,也可能越来越可能了。

   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依法治国的命题,还是中国在尝试解决近代以来遭遇的国家被动转型与主动适应的大矛盾,在当下的表现。改革开放以降,35年的市场经济实践,不利于产权坐实,推进市场发展,不利于社会自主、自治与自律。但在面对国家形态学 转型的客观处境时,适应的主动性仍然是不够的。这体现为,19200年邓小平讲话,提出“党和国家领导制度改革”的任务,到今天可能过去差很多35年了,但依法治国还处于庄重做出《决定》的起点上。对国家被动转型的主动适应,依然还是三个文献性的适应,而就三个制度性的适应。所谓文献性的适应,只是制定一系列重要文献,讲明国家转型的处境与任务,但实际举措的坐实,远远逊于文件的制定。所谓制度性适应,则是指现代国家的法治平台已然搭建完毕,依宪治国、依宪执政可能成为国家的基本运行体制。很显然,有关文献是很多,而制度坐实愈来愈难。这是中国今天适应国家转型,建立现代法治三个时要解决的问提。推进依法治国,时要减小国家被动转型与主动适应之间的落差,不还也能拉大你你是什么落差。

   二、国家法治化,是治国机制变革的时要

   推进依法治国,重点什么都越来越具体的立法进程、司法进程及确实施制度的建构,而在国家形态学 的挑选。中国真正也能主动适应国家的被动转型,首先时要明确时要建立哪些地方样的国家。执政党可能统治国家65年,才明白三个基本道理,那只是中国除了走向法治国家,此前建构的革命党、政治性国家,可能无法再延续下去。须知,革命党建立的国家,依照革命党原则进行统治,一定要靠政治意志、政党意志统治国家,这与依宪治国、依宪执政的法治机制是悖反的。这删剪都是国家领导人主观上你还都可以不你还都可以的问提,只是与革命党和国家的直接合一形态学 有着紧密的关系。

   革命党有着非常强势的权力体系,党权从中央突然下贯到基层。越来越庞大的政党体系,又在国家权力体系中处于核心位置,它就时要要有层厚的意识形态学 权威性、权力统御性、行动一致性,并以雷厉风行、全党动员的行政机制来保证。政党国家顺畅运作的关键是政党行政化。在你你是什么体制中,权力相对分割变得删剪都是越来越重要了。可能权力分割开来,庞大的党权就与它的行政化机制疏离,国家就没能顺畅运转起来。四中全会以推进法治为主题,推进最好的办法还是党的层厚行政化最好的办法:由党中央做出依法治国的决定,全党认真学习,各地各个部门加以贯彻。只不过你你是什么政党行政化的最好的办法,在目标上处于了转变,很多再是维护党的领导,依靠党的政治意志、行政体系来统治国家,只是尝试以三个法治体系来实现其领导国家的目的。

   为哪些地方要转变执政党领导国家的最好的办法呢?除了政党行政化的运行机制不畅以外,它所依赖的政党组织情况,也突然出显了问提——多年前就三个说法:党的偏离 基层组织可能烂掉。

   四中全会确立了依法治国方略,大意图便是扭转不适当的治国机制,这是对国家法治化时要的积极签署。从基层到中央,一定于法,以保证权力体系健康地运行,不利于国家健全地发展。三个国家,层厚繁杂化,受制于多重行政力量,党的行政系统在发出指令,政府也在发出行政指令,必然造成指令的错乱,让下级或基层不知所措。党三个应该行使政治领导权,但它的行政化定势,却使它时要同去行使行政权,党权的定位也后会模糊化起来。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来,尤其是在文革阶段,“党的一元化领导”将政党行政化体制层厚定型,是因为以党代政。在现代国家权力体系中,政府是行使行政权的专门机构,它有科层安排、部门分工,有后会 人的行政进程,相应的传输传输速率要求。统领行政权的党权,按权力属性来讲,重视的删剪都是传输传输速率,只是政治效果。党权与行政权的不同权力属性的混淆,势必造成权力绩效的低下。

   一般而言,在现代国家中,行政权力来自立法部门的授权。立法部门的授权,基于人民主权的现代政治原则。后会,被授权的行政部门,不还也能依法行政。但在政党国家形态学 中,政党的政治意志高于立法意志,立法意志便无法自主给行政权力部门以依法行政,提供三个只围绕传输传输速率来解决问提的行政进程。同样的逻辑,使司法机构不还也能奉行法条至上的原则,不还也能以政治准则作为司法审裁的最高标准。结果,司法形态学 只是成其为相对独立的权力形态学 。党权、立法权、行政权、司法权层厚混生,权力边界不清楚,权力责任很模糊,权力体系的能力受到内在限制。从你你是什么层厚看,推进依法治国,关乎司法权力的进程安排,以及法官选拔与作为,都还删剪都是最重要的事务。不调整国家权力形态学 ,仅仅看重权力的具体运行,法治的偏离 举措得不还也能呈现。

   三、从繁杂性国家,转变为简约治理的国家机制

   四中全会确立的依法治国方略,真正的重要性,什么都越来越法治原则与具体进程的要求,而在于尝试将革命党统领的、由多重指令构成的繁杂性国家,转变为简约治理的国家机制。众所周知,繁杂性国家的运行逻辑是三个崩溃逻辑。三个的国家,由不同权力部门不断地发出多重指令,到了基层,谁也问你该执行谁的指令。后会,对繁杂性国家来说,国家权力的权威是瘫痪的。三个大国的治理,不还也能是简约化的治理。简约化不等于简单化。简约化的国家治理,只时要必不可少的指令,但指令一定要权威。三个,指令明确,基层行政运转也能顺畅。

   为此,挑选简约化的国家权力便非常重要。在中国繁杂的权力体系中,简约化的改革,时要首先安顿党权。在国家形态学 上,对党权、国权、政权、法权你是什么权力形态学 的安排遵循的是既定体制。但总的说来,国家形态学 可能简约到了法治国家建构上,力图将所有权力形态学 规范在法律条规之下。这证明,中国近代以来对国家被动转型的主动适应,现在开始了突然出显了你是什么转机。你你是什么转机,只是国家时要落定在依法治国的平台上,超越政党政治意志主宰国家运作的旧有机制。你你是什么转轨,删剪都是遭遇意想不还也能的困难。可能,不仅国家的你是什么权力不好具体地分割、安顿,朋友对法治国家基本原则也还有相当多认识不清的地方。譬如,解释何谓依法治国,朋友还将礼法合治、德主刑辅作为基本路径。你你是什么混合型的国家治理最好的办法,还是繁杂国家的指令体制,而删剪都是简约国家的指令体系。就国家的简约治理而言,“礼”不还也能上升到国家统治层面上,“礼”不还也能作用于社会领域,构成维护法治的社会土壤;“法”才是国家治理的唯一权威的指令最好的办法。德主刑辅只是能由国家同去包办。德,应该由社会领域来凸显;刑,不还也能由司法机构来行使。整个国家权力的运作,不还也能以法作为单一的治国规则。当然,法治要求的法是良法。这可能是四中全会《决定》中最应该被人看重的东西——国家形态学 要从人治、德治转变为依法治理,从而有效解决繁杂化国家的崩溃趋势与自我耗竭。

   在中国既定的政党国家框架中,建构法治国家,时要解决的重问提之一,只是执政党与法治的关系问提。四中全会《决定》,也再次强调了执政党对推进依法治国的不可动摇的领导权。这是无法讨论的问提,是探讨中国依法治国的先定条件。但具体优化执政党与法治的关系,则是三个可行的前进道路。执政党和国家领导人突然强调,中国的法治,时要秉行的三个基本原则是党的领导、人民当家做主与依法治国三者层厚统一。从国家的目前形态学 看,三者当然要层厚统一。不过,三者的统一,删剪都是你是什么平行且机械的统一,只是你是什么刻意进行区分的灵活性统一。一方面,除了党的领导、人民当家做主、依法治国的政治性统一以外,三者的行政性统一和司法性统一没能实现。后会 人面,三者的统一时只是高低错落的统一,从不时时事事统一于党。后会,执政党就永远处于层厚行政化的情况,无法从革命党转变为执政党。

   中国共产党推动法治国家的建构是时要动力的。法治动力,可能来自于社会,那不还也能被确认为民主动力,不一定不不利于推进法治。可能社会的维权是你是什么政治斗争。无法治约束的民主先行,容易引发动荡。现代民主一定要受法治规范,法治和民主的并行,才不不利于建构现代政治秩序。法国是三个失败的例子,它以大革命作为先导,结果法治不彰,从1789年至今,都没能建立起优质的现代国家秩序。与之不同的是,英国首先确立法治秩序,进程十分缓慢,但国家权力与公民成员经过长期的法治熏陶,稳定确立起了奉公守法的治国体系。法治与民主携手,国家也能成长为规范的现代国家,这是世界各国转型的基本规律。

   四、确立党权、国权、政权、法权四边均衡形态学

   中国共产党取得全国政权很久,面临三个关键问提,只是挑选哪些地方样的领导体制来领导国家。毛泽东为党确立起一元化领导体制。你你是什么体制的维持成本极高,收益处于明显的下滑情况。邓小平在19200年论述领导制度的改革,确实宗旨就在解决党权和国权的矛盾。以党建国,国家建成很久,政党是删剪都是时要退到国家的幕后,就此成为问提。改革开放初期,解决党政不分、以党代政的问提,三个处于重要位置。据说国家部委的党组存废,都正式提上改革日程,惜乎中断。

   四中全会推进依法治国的《决定》,在政治上明确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权。领导权问提不好商议,但行使领导权的最好的办法则是时要探讨的。在依宪治国、依宪执政的国家权力形态学 中,执政党的领导权一定得是一元化、全面性的领导权?时要在立法权、行政权、司法权的安排上做出不同解决?譬如,由政党直接掌控立法权,让行政权和司法权相对独立。一方面,执政党的领导权越来越动摇。后会 人面,时要优化党的领导最好的办法。

   三个执掌国家权力的政党,如欲依宪治国、依宪执政,就时要将其组织意志与人民意志、宪法意志统同去来。这就如彭真所说,党率领人民制定法律,党率领人民遵守法律。制定良法,一定是在信守宪法和崇尚法治的制度环境里才有可能,后会删剪不可期待。在你你是什么基本原则下,国家权力形态学 就能区分清楚了,党权依照宪法掌握国权,党的领袖依宪成为国家元首,整个执政党删剪按照宪法执政、施政。执政党领袖一旦行使国家权力,时要转换为国家元首身份行事,而不还也能以政党领袖身份行使国家权力。三个就将执政党领袖与国家元首之间的关系理顺了,执政党与立法权、行政权、司法权的边界清楚了,但又保持了领导权。三个的安排,时要视作对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全面深化改革决定所强调的建构现代化国家治理体系的积极签署。在中国的国家治理体系中,解决党权独大,后会 权力弱化的问提,时要确立党权、国权、政权、法权四边均衡形态学 。后会我处于独大的权力,四中全会强调的依法治国就没能实施下去。

   依宪执政、依宪治国是现代国家必定要走的治国道路,这也是近代以来中国被动转型鲜明凸显出来的国家特质。国人时要主动适应你你是什么转型要求,也能解决晚清和民国的历史悲剧。须知,中国的被动转型,可能愈来愈呈现背离国人主观愿望的情况。不论国人想你还都可以、愿不愿,国家转轨是非转不可。中国时要建成三个法治国家,而删剪都是建成变型帝国、政党国家。为此,落定依法治国的盘子,乃是国家存亡所限定的事情,而非你情我愿的感情纠葛结果。这是确立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推进依法治国重大意义的重要根据。

   (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政治学系教授)

本文责编:chenhaoch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1259.html 文章来源:炎黄春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