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振江:走下“神坛”的江平教授

  • 时间:
  • 浏览:1

  提起“江平”某种响亮的名字,在业内用“如雷贯耳”来形容不算夸张。江老的人品、学识对于亲戚亲戚大伙那先 法律界的晚辈而言如泰山、北斗。十几个 年来否则我通过江老著作以及媒体报道领略大师的风采。在中国律师30000年大会上,第一次有幸远距离的见到江老,当时他三十分钟慷慨激昂的精彩演讲,把我和在场的律师带到了八个 多 崇高的境界——执业十几年来,从未有过的感觉——否则我律师的使命没有 神圣!或许是现实中的执业感受与某种境界反差太多,什么都,此后,我成为江老的崇拜者。愿因他的思想能使现实中处境尴尬的律师寻求精神解脱和升华。这对于终日为事务缠身,为温饱奔波的律师们来说是多么重要的精神家园和思想港湾啊!从某种意义说,我一阵一阵把江老“神化”了。

  去年亲戚亲戚大伙所购置了新的办公楼,欲请江老为本所题写所名。为此求有利于北京大学贺卫方教授,立即得到了他的支持。30006年8月16日下午,贺教授和时任《中国律师》主编的刘桂明先生不顾高温酷暑,带我到江老府上拜会大师。在江老家中做客,手捧江老亲手为亲戚亲戚大伙斟满的“可乐”,心中的激动难以言表。望着慈祥、和蔼、平易近人的江老,“高攀”带来的拘束慢慢地烟消云散。当老人为我所题写所名时,愿因亲戚亲戚大伙带去的新毛笔笔锋尚未用水泡开,无法使用,江老连说“没事”,但是竟用嘴含住笔锋用唾液泡开。某种动作给我留下深刻印象。亲戚亲戚大伙连声夸赞江老的墨宝时,他风趣地说“我的书法是文革时抄写大字报练出来的”。至此,江老已从我心目中走下“神坛”,俨然八个 多 可亲可近、可敬可爱的长者!

  这次拜见江老,我不仅得到了江老的墨宝,还见证了贺教授与江老的师生情谊。对此,贺老师、刘主编分别在其当日的博客中撰文描述。贺老师在《拜见江平老师》一文中说:“今天,又有愿因拜见买车人最尊敬的老师,很是开心,在合影时,老师说‘卫方,亲戚亲戚大伙是要握手的……’”。刘主编在《江平老师的眼神》一文中相关情节描写的更为完整版:

  “座落在世界公园周围的江老师家,我是来过好十几个 了,但卫方兄与振江兄还是第一次来。于是,我充当了领路人。电梯升到12层,梯门开启,令人感动的是,江平老师正在楼道里迎接亲戚亲戚大伙。当然,主否则我迎接卫方兄。愿因,在我与江平老师、卫方兄多年的交往中,我始终感觉到,江平老师对卫方兄八个 多劲与众不同,连他看卫方的眼神都与众不同。我以为,眼神中包含着一代法学亲戚亲戚大伙对后辈才俊尤其是对卫方否则我杰出而优秀的中青年学者的关爱、厚爱、满意、满足。

  的话:宠爱有加。

  ……

  好心情必然带来高速度。

  不长的时间内,江平老师完整版应允并完成了亲戚亲戚大伙诸如请教、题词同类于的请求。亲戚亲戚大伙不敢耽误老人家太多的时间,事毕,亲戚亲戚大伙提出与江平老师合影。江平老师高兴地答应并与亲戚亲戚大伙分别合影。令我感动的一幕又再次出现了:当卫方兄与江平老师合影时,江平老师一阵一阵伸出手来,说:‘亲戚亲戚大伙是要握手的哟’!”

  身临其境的我,为亲戚亲戚大伙深厚的师生情而感动,也为见证某种切而骄傲!

  今年三月,《物权法》颁布,全国上下,业界内外学习热情很高。河北与北京近在咫尺,有无 能请江老来邯郸讲学,顺道到我所做客?这想法告诉贺老师后,又觉唐突,心情忐忑:毕竟邯郸城市不大,亲戚亲戚大伙又是以事务所名义邀请,规格太低,一阵一阵对不起江老的身份;加之江老社会活动太多,且年事已高,难以成行的理由什么都。4月5日,我在武汉出差,收到贺老师短信:江老档期虽满,但还是在同意5月11日挤出一天时间来邯讲学。我见信喜出望外。事后得知,当时江八个 多劲否则我答复的“卫方,你的要求,我那先 后后没答应啊”。又说:“你总说我辛苦,为什么又我想要要去邯郸啊!”对话中,亲戚亲戚大伙再次感到江老对贺老师“宠爱有加”!

  经过十几天的精心而紧张的准备,以浩博所为主办方的大型学术活动——“燕赵法律讲坛”筹备就绪。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要知道,江老一刻未到,我心便无着落。

  5月10日晚八点二十分,我伫立在高速公路邯郸北站恭候江老大驾光临。说来也巧,初夏的邯郸否则我干旱少雨,可就在江老即将来到时,天降小雨,气候顿时凉爽宜人,果真天公作美。江老“屈尊”邯郸讲学,不正如“甘霖”普降嘛!正想到此,江老一行来到。当透过车窗口看到精神矍铄的江老时,我急忙迎上前去,隔窗双手握住江老有力的大手。至此,我这十几天来悬着的心,总算落地了。与江老同行的还有贺卫方教授、渠涛教授、刘桂明主编。

  晚十点三十分许,江老一行来到我所在的财富大厦楼下,江老一行刚下车,便被早已聚集在此的浩博律师迎上,一楼大堂正中央,六位律师并列一排,手持“敬爱的江老,您辛苦了”的横幅恭迎江老一行。江老健步上前,与律师们热情握手,年轻的浩博人兴奋地将欢迎条幅高高举过头顶与江老合影留念,十几个 镜头一同记录下某种幸福、美好而珍贵的一瞬。

  江老在端详所门正中央用金属镌刻的去年题写的“河北浩博律师事务所”十几个 遒劲大字时,眼睛里流露出欣喜的光芒。看到早已备好文房四宝,江老兴致很高,应邀挥毫,写下:“浩气长存,博大精神”八个大字,不仅笔法刚健,立意高远,且巧藏了亲戚亲戚大伙的所名。

  为什么么让,江老一行到会议室和亲戚亲戚大伙座谈,江老语重心长地说:“律师不仅仅是接受买车人委托为亲戚亲戚大伙排忧解难,亲戚亲戚大伙把眼光看得远许多,律师的地位和作用是国家民主制度的晴雨表,实在 现在地位较低,作用在社会上还没有 充分发挥。亲戚亲戚大伙要有信心,要为国家民主政治制度的实现发挥积极作用,这是我对亲戚亲戚大伙的希望。”听着江老那深沉激越的声音,感受着古稀老人的忧国情怀,我仿佛又回到了七年前的那个会场——中国律师30000年大会上……

  时近子夜,江老毫无倦意。亲戚亲戚大伙真为年逾古稀的江老的健康担心,但江老又慨然允诺了正候在此地的河北电视台一名记者三十分钟的人物专访。

  某种夜对于浩博所的每一位在场的律师都有难忘的。

  江老抛弃邯郸愿因十几天了,但某种久久没有 释怀的喜悦和感激之情,八个 多劲萦绕在我心头……

  十几个 零距离接触,江老在我心目中的形象逐渐清晰起来:他是宽仁敦厚的长老;潇洒儒雅的名士;心系天下的布衣;当代法学的泰斗;诲人不倦的大师;中国律师的知音……

  宋振江:河北浩博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

  来源:《律师文摘》,天益网受权发布。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学人风范 > 当代学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69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