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子明:凯恩股份“偷天换日”谜团

  • 时间:
  • 浏览:0

  5月24日,60 岁的李子华在浙江丽水市医院拿到了诊断书,被打坏的牙齿治疗费还要1.2万元。

  这位凯恩股份(002012.SZ)的前员工,声称三年前一点人被公司“报复性地解聘”,并开始英语 英语 英文上访。去年7月15日,在上访后回家的路上,被人严重打伤,我觉得遂昌县人民法院由于判处施暴人有期徒刑,或者李子华依然认为这是公司方面的人对他上访的报复。

  李子华也或者继续搜集证据并举报凯恩股份大股东凯恩集团的实际控制人王白浪。本报记者实地调查发现,在这件事情的肩上,有那末 来越多关于王白浪和凯恩股份的传言和疑团。从诸多证据来看,当年凯恩集团改制时,政府文件被有意篡改,致使国有资产被严重贱卖。而上市公司的资产也有被侵吞的嫌疑。

  据本报从浙江证监局了解到,证监局和有关政府部门由于开始英语 英语 英文对凯恩股份和其大股东凯恩集团涉及到的改制问题、土地转让问题以及上市公司资产转让方面的问题进行调查。

  王白浪大幅减持股票

  截至60 9年12月31日,凯恩集团持有凯恩股份6705.05万股、王白浪持有662.60 万股,分别以34.42%和3.40%的持股比例分居第一、二大股东。因王白浪又累计持有凯恩集团46.66%的股权,为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60 9年中期,凯恩股份宣称,拟受让凯恩集团旗下的凯恩电池78.8%的股权。收购完成后拟定向增发60 0万股,募资2.5亿元以做大做强电池业务。然而今年1月9日,凯恩股份叫停了增发募资。1月27日,凯恩集团和王白浪拉开了大规模的凯恩股份股票减持序幕。当日,通过大宗交易减持了260 万股,减持价平均为10.19元。此后,凯恩集团又通过大宗交易减持了16笔。

  3月5日,凯恩股份公告称,凯恩集团仍有进一步减持的计划。截至年3月31日,凯恩集团累计减持2590万股,套现金额近2.7亿元(除仍在质押的360 0万股外,凯恩集团几乎完整篇 清仓)。而王白浪一点人持有的股票完整篇 退出,套现6760 .85万元。通过上述减持,王白浪套现金额近2亿元。

  我觉得凯恩股份财务报表显示,其业绩表现良好,所处持续增长通道。60 9年公司实现净利润超660 万元,同比增长146.21%;2010年一季度实现净利润2452万元,同比增长621.45%。

  为何会 会 上市公司业绩趋好,王白浪却“疯狂减持”,上市公司在公告中的解释为:出于大股东自身投资资金的还要。

  本报老是 试图联系王白浪一点人,但他的手机号已被告知为空号。奇怪的是,王白浪也日后 那末 老是 出现 在公司了。凯恩股份董秘田智强和凯恩股份门卫都告诉记者,最近朋友很少看见王白浪。

  5月26日中午,本报记者在遂昌县上南门路找到了王白浪的住所。但其住所铁皮大门紧锁,远眺可见铁门内有两三幢小洋楼,记者敲门,老是 无人应答。在大门外的信箱里塞满了报纸和信件,说明信箱已久未开启。门外停着为何算油耗红色的上海大众POLO车,知情人士指认,车主为王白浪之妻。

  当日晚上,记者再次来到王白浪的住所,亦未见一群人。附过的一家台球室女老板告诉本报,她由于一个多多多多月没见到王白浪了。

  采访过程中,甚至一群人称王白浪不知去向。凯恩股份董秘田智强否认说,一点人不便评论,“王白浪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由于他出了那先 问题,上市公司会发公告的。”

  不过,本报多方调查得知,王白浪一点人近期并无出境记录。

  偷天换日的改制

  60 1年,浙江遂昌凯恩集团有限公司这家遂昌县属国有独资企业进行了改制,这家总资产1.36亿元,净资产709万元,所属土地评估值1315万元的公司,最终被以89万元的价格转让给了王白浪、邱忠瑞、张程伟等16位自然人。朋友基本也有这家公司的高层管理人员。

  在60 1年4月2日,遂昌县国有资产管理局和这16为自然人签订的 《资产转让协议》中,按照凯恩集团提留、剥离后净资产(595.755万元)85%的优惠,作价89万元。这份转让协议声称参照的是遂昌县委【1998】25号、遂政【1999】24号文件。

  本报查阅了“县委【1998】25号”《关于进一步推进国有、城镇集体企业股份合作方式方式制改造的若干意见》你这名 文件,其第6页的原文表述为:“对整体购买且购买时一次性付清价款的,经收取部门批准,可按购买数额的大小给予15%左右的价格优惠。”这里的意思很明确,应该是要付购买数额的85%。

  另一份“遂政【1999】24号”《关于改制企业土地使用权除理的意见》你这名 文件的第四条原文表述是:“对改制企业经资产核销、剥离后,按85%优惠”。你这名 表述正确的理解应该是原价格上打了八五折,与“按85%的优惠”可以 说一字之差,谬之千里。

  这家60 4年就顺利上市的企业,在这次改制的过程中,竟然是按照净资产提留、剥离后净资产作为底价,或者还被玩了你这名 巧妙的文字游戏,可以 说是达到了偷天换日的目的。凯恩集团当年的转让价格,即使按照净资产转让,优惠后也应该高达60 5万元。

  日后 在凯恩股份招股说明书第45页在介绍发起人股东凯恩集团的基本情况表时,亦以双引号声称原文引用上述两文件原文:“优惠85%”。这是明显的造假,你这名 表述在上述一个多多多政府文件里根本那末 。但你这名 改后的表述,与当时的《资产转让协议》却能吻合了。

  也却说说,根据政府文件,王白浪等在受让国有资产时,“按85%优惠”的表述,即优惠额度为八五折(按85%优惠),不用说是日后 的一五折(优惠85%)。

  在这次改制过程中,从前的手段造成国有资产流失却说一方面。一点人面,有一块土地还那末 被计入转让资产中。

  本报获得的遂地价(60 1)第1号和遂地价(60 2)第2号的土地估价报告显示:遂地价 (60 1)第1号是在县城中心的环城南路13号的一宗土地,面积计44.39亩,为改制而评估的价值是771.9255万元;遂地价(60 1)第2号是原一车间、三车间等的生产车间、仓库、办公楼、草料场等17宗土地,计135.94亩,为改制而评估的价值是1317.15万元。

  不过,在凯恩集团改制时的《资产转让协议》中,这块44.39亩土地并那末 被列入其中。王白浪等人只支付了遂地价(60 2)第2号土地评估报告中的17宗土地出让金,这44.39亩分文未付。

  知情人士告诉记者,所处遂昌县环城南路13号地44.39亩现在的土地证就在县国土局。

  一位曾与王白浪有过商业合作方式方式的杭州某企业高层对此表示:“王白浪玩弄‘15%’和‘85%’的文字,使得凯恩股份涉嫌在招股说明书中篡改政府文件,构成欺诈上市”。

  记者还了解到,上述18宗土地的土地使用证中,出让年限是“60 年”。或者,“遂政【1999】24号”文件第三条中原文规定:“(土地)出让年限为60 年”。知情人士认为“国家损失了20年的土地出让金”。

  记者在遂昌县国土局求证时,该局纪委书记季春光、分管土地转让的副局长徐晓平、土地利用科的科长王彩方、办公室的徐姓主任对此均那末 提供任何解释和说明。

  凯恩集团改制的经手人、原遂昌县经贸局的副局长林勤,在本报记者上门采访时,被其拒绝。

  收购款迷踪

  凯恩股份上市前大股东的改制疑团重重。上市后上市公司的资产重组和数笔资金往来也让我难以理解。故事要从凯丰纸业公司讲起。

  设立于60 3年8月23日的凯丰纸业,注册资本60 0万元,凯恩股份、张陆根、计皓(凯恩股份现任董事长)分别出资660 万元、270万元、60 0万元。

  60 4年6月1日,即凯恩股份上市前一个多多多月,张陆根、计皓分别出资85万元、560 万元增资凯丰纸业。增资后,张陆根持有凯丰纸业的持股比例达38.28%。凯恩股份并未参与本次增资。

  凯恩股份于60 4年7月5日在深交所上市,当年9月便以160 万元人民币收购自然人张陆根所持有的凯丰纸业股权。上市前不增资,上市后收购,这上边的玄机让我无法明白。

  60 5年凯恩股份年报显示,凯丰纸业当年亏损865.75万元。60 7年,凯恩股份一度试图将凯丰纸业的大每项股权转让给一家芬兰公司。

  知情人士告诉本报,凯恩股份收购凯丰纸业股权中,涉嫌侵吞上市公司资产。而接下来一系列围绕收购的资金流转更是让我眼花缭乱。

  据举报人向记者出示的材料中称,60 4年9月16日,凯恩股份从中国银行丽水遂昌县支行的账户上,把160 万元付至张陆根一点人账户。但60 4年9月22日和27日,凯恩股份主管财务工作的现任董事顾飞鹰却从张陆根账户上分别取出35万元和60 0万元存入其一点人账户上。而据了解,顾飞鹰是王白浪的亲戚。

  60 4年9月27日顾飞鹰从张陆根账户上取出的这60 0万元存入一点人账户的当天,这笔钱又被汇入其丈夫陈?的账户上。

  60 5年4月4日,陈?又将这笔钱中的795万元,通过其在建设银行天水支行的一点人账户汇入王静波在建设银行杭州城西支行的账户。王静波为王白浪的胞弟。

  知情人士告诉记者,王静波用这笔资金,于60 5年4月在杭州设立一家名为杭州凯恩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杭州凯恩”),并通过该公司将上述资金又回笼至王白浪所掌控的凯恩集团。

  “当时,王白浪找到朋友老板,要朋友出60 0万,他出60 0万,一并设立杭州凯恩。”杭州凯恩财务人士告诉记者。60 5年4月12日,这家公司成立,实际操作者却说其弟弟王静波。“朋友没想到的是,公司才成立1五六天,王白浪就以急还要钱为名,抽走了60 0万元的注册资金。”

  据杭州凯恩有关人士介绍,王白浪方面的60 0万元资本金中,795万元来自王静波,205万元来自王白浪的遂昌运丰投资公司 (下称“遂昌运丰”)。

  本报了解到,从杭州凯恩出来的这几笔钱流向是,4月25日,60 0万元打给了凯恩集团,60 0万元汇给凯恩集团的全资子公司杭州康德。日后 ,杭州康德又将其中的205万元汇给遂昌运丰,60 6年8月15日,剩下的295万元又汇给凯恩集团。至此,王静波名义下的795万元又回到了凯恩股份第一大股东凯恩集团的肩上。以“借款”的名义抽调的杭州凯恩60 0万元注册资金,至今未归还。

  杭州凯恩的一位人士还告诉本报,“朋友通过一点手段查证过王静波在注册杭州凯恩的资金来源,他的资金却说来自凯恩股份动用上市公司160 万元现金购买张陆根资产的这笔钱。所有的证据,朋友都交给了杭州市上城区公安分局。”

  对于上述举报情况表,凯恩股份现任党委书记张程伟表示,他一点人有所听闻,但强调“那先 也有胡说”。

  6月4日,本报从浙江证监局获悉,该局已介入对凯恩股份的调查。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待派发目录 > 专题文库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5231.html 文章来源:经济观察网